kim

只有埋藏在土地里面的罪恶,才能不知不觉地泛滥成灾

[长顾]无他,唯倾心而已

轻度ooc,不喜勿进(上章忘说了,捂脸)
(这章是铺垫章,中秋更番外,下周更第二章,如第二章就走完主线,考虑发展季平和陈姑娘的番外)

    “子熹,咳,咳,你这是……”
      长庚推开房门,一股香气便熏得他是昏天黑地。其实并没有多难闻,只是长庚,一个里里外外已经被安神香腌透了的人,突然闻到其他香,胸口也不住地闷。再抬头一看,便哭笑不得了。只见顾昀满脸通红,衣服也撩弄得不成样子,却欢欢喜喜的抬头看他。
    “长庚,你来了,快看,快看,我淘到个新鲜玩意,这玩意可不是外头那些东西可能比的。”
      听见此话,长庚挑了下眉,低下头来,像是要瞧个究竟,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稀奇玩意儿。仔细一看,只见桌上摆着些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小瓶子,不见瓶盖,全散落在桌角,似是打开后随意地放置了。
      “子熹,你这些倒是新鲜,不过,既然是好玩意,这又好在哪里了?”
       没想到顾昀神秘一笑,“晚上你便知道了。”说完便又像做贼似的把那些小瓶子收好,抓着长庚胡乱出去走走。

---------------------------------------------------------------------------------我是神秘的分割线------------------------------------------------------------
到了晚上,待顾子熹酒足(划掉,绝不可能喝到酒的)饭饱以后,像是想起什么,便对着长庚说道:“随我来”,长庚被弄得不明所以,只能跟着顾昀走,心道“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如此一想,便觉得没什么了。待顾昀走到一房门前,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长庚,今日便就在这就睡吧。”
     长庚心道奇怪,“今日怎的在这睡了”,心里想着,嘴上也问了出来
     顾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回道“这儿能看见月亮和‘长庚’,在这佳节美景之下,便也要有甜美的人儿相伴才好。”
     长庚蓦然明白了。这人倒惯会哄他开心的,长庚如是想到。
    “和衣吧。”
     “嗯”

可到了半夜,顾昀又摸着黑,悄悄走到香炉旁,点了今日得来的香。原来,顾昀在外鬼混时,路上却碰到个和尚,虽看服侍像个和尚,但看着面相却看着眼熟,不过既是和尚,顾昀便没放在心上,径直往前走,但那小光头却像没长眼一般,直冲冲地朝顾昀走来,走到跟前,却什么也不做,只是拦着顾昀的去路,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来。轮到顾昀不耐烦了,“你这道士,是要算命的还是卖神油的,要是算命便算了吧,如果是神油,对不起,我身板儿好着呢。”
    那和尚听到这话却涨红了脸,缓缓说道:“我不是,今日见你,只是了然师父有命而已”
    听到这话,顾昀才开动他的脑筋想起来前几年那个躲在护国寺有脏癖的了然和尚收了个徒弟,只是那时孩子太小,不到认人的时候,又是饥荒里出来的孩子,防备心强,后了然云游四海去了便没再见了,可没想到几年不见,竟长大了不少。但不等顾昀做完这些心里建设,那小和尚就从包裹中取出另一个大包裹塞在顾昀手里,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跑之前还留下句话,“包裹里有师傅给你的信,师傅说你看完就明白了,我就先走了”
    顾昀看着那小和尚的背影,再看看手上的包裹,心里叹了口气,认命地怀抱着包裹转身往故园走去。走到自己房中,打开包裹,里面尽是些瓶瓶罐罐的,还夹着一封信,拆开细看,只见写着几句话“顾帅安好,今云游四方,误入一村,村中之人竟是藏龙卧虎,然四方安定,便不知有何可入了您的眼,不过细想突觉一香可赠与您,此香与寻常香有异,入眠后闻之,可探看他人所想,而那人所想皆会成为他的梦境。不过现今也没什么大用处,不如赠与您,想必您会懂得如何使用它罢。”信尾规规矩矩的落款“了然。”
    “这秃驴倒是聪明”顾昀心道。
    “既然这么神,那今晚便试试”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