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

只有埋藏在土地里面的罪恶,才能不知不觉地泛滥成灾

[长顾] 无他,唯倾心而已(前述)

    大梁安定后,长庚便一旨诏书禅位与自己的小侄子,安安心心的与他的小义父做闲云野鹤去了。不料一日,竟偶得

一香,香味异常。长庚心中惊了又惊,明明自己的乌尔骨已经根除,那北蛮也被灭了个七七八八,现下这香又是哪里来

的?长庚打定主意要去找顾昀商量此事,移步故园内院,却传来阵阵香气,长庚心中顿时明了了,这香莫不是又是顾子

熹从哪里搞来的小玩意。也是,近来顾昀闲在家中无事可做,以前眼睛与耳朵不好使的时候,长庚也忙着,教他闷着倒

也说得过去,只是现如今这耳目清明了,便也怎么都按捺不住躁动的心灵。三天两头的在外头闲逛,不时也偷喝点小

酒,回来还不忘给长庚带点民间稀奇古怪的新玩意。许是明白他幼时过得与旁人更加严苛,如今闲下来,心性便也如那

些个小孩童一般可爱极了。

    不过,就连长庚和顾昀也没想到,这次这香,不是什么寻常之物……

评论

热度(17)